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藝術論文 > 社會學論文職稱驛站24小時論文發表咨詢熱線:400-680-0558

近二十年來民俗文化空間研究的方法與思路綜述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社會學論文發布時間:2019-09-27 10:34:48瀏覽:1

近二十年來,國內外學界掀起了文化空間研究的一股熱潮,學者眾多,成果豐碩。相對而言,國外學界研究起步早,偏重政治學與社會學的融通,其成果奠定了該領域的學理基礎。國內學界起步晚,受西方理論界影響較大,但整體發展較為迅速。

   摘要:近二十年來,國內外學界掀起了文化空間研究的一股熱潮,學者眾多,成果豐碩。相對而言,國外學界研究起步早,偏重政治學與社會學的融通,其成果奠定了該領域的學理基礎。國內學界起步晚,受西方理論界影響較大,但整體發展較為迅速。鑒于中國案例的特殊性,在研究偏向、研究方法與研究路徑等方面,又與西方有所不同,比較重視對公共空間的闡釋與民俗文化價值的發掘,其中又以非物質文化遺產與文化空間結合研究、物理空間與精神空間融合的“泛文化空間”研究兩個方面表現最為突出。而跨學科、跨領域的綜合性、交叉性研究,無疑是未來文化空間領域研究的一大發展趨勢。

  關鍵詞:民俗文化;文化空間;發展趨勢

  中圖分類號:K892.3 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CN61-1487-(2019)010-0010-03

地域文化研究

  《地域文化研究》辦刊宗旨為:堅持正確的輿論導向和辦刊方向,刊載地域文化理論及各地域文化研究成果,梳理和展示各地域文化中的優秀內容,促進地域間文化交流,豐富和發展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文化。致力于創辦特色期刊、品牌期刊。

  文化空間的研究,是近二十年來文化研究界的一個熱點領域,學者眾多,成果豐碩,也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創新性、保護傳承與創造性開發利用奠定了重要基礎。何為文化空間?從目前學界的相關研究來看,大致可將其分為狹義與廣義兩個方面。狹義的文化空間是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相關條例中所使用的一個專有名詞,此類文化空間多具有特指性,可以被視為民族與傳統文化的表現載體,兼具場所與時空特質。廣義的文化空間概念則跳出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相關語境的束縛,更為注重文化空間所具有的文化精神指向,可以將其概括性地理解為文化的生成空間,且廣義文化空間概念的使用多與西方哲學、社會學理論相結合,從而具備更為抽象的內涵。無論狹義還是廣義的文化空間研究,近二十年學界都有了很大推進。當然,國外學界研究起步較早,奠定了該領域的學理基礎和學術積累;而國內學界起步晚,受西方理論界影響較大,但整體發展較為迅速。鑒于中國案例的特殊性,在研究偏向、研究方法與研究路徑等方面,又與西方有所不同。

  一、國外文化空間研究:偏重政治學與社會學的融通

  國外學者關于空間研究的理論體系成熟,成果豐碩。具有代表性的成果有列斐伏爾的《空間的生產》和《空間與政治》、哈維的《巴黎城記:現代性之都誕生》和《希望的空間》《后現代的狀況》、蘇賈的《第三空間:去往洛杉磯和其他真實和想象地方的旅程》《后現代地理學——重申批判社會理論中的空間》等。

  上述這些研究主要集中在城市空間、都市文化以及資本主義空間生產領域,融合社會學、文化學、地理學等多個視域進行空間批判,深入分析空間生產的形成及其與資本主義社會諸要素之間的關系。此外,德波在《景觀社會》[1]中對資本主義城市空間虛擬性的認知、鮑德里亞在《消費社會》[2]中關于物化與符號化消費體系的批判,以及吉登斯在《現代性的后果》[3]中所提出的時空分離機制等,都是與空間生產問題相結合的社會文化生產機制考察。布爾迪厄的《藝術的法則:文學場的生成與結構》[4]將空間研究進一步落腳到文化領域,他通過場域、資本、慣習等核心概念解釋文化生產場的形成及其運作。在其與華康德的對話錄《實踐與反思:反思社會性導引》[5]中對這些問題進行了更深入的討論,不僅指出了場域可以被設想為一個空間,還引入卡西爾等人的觀點對場域的關系特性作出解釋。

  總的來看,國外學者對空間的研究基本以資本主義經濟、文化生產為核心,偏重政治學、社會學考察,視角多元,理論豐富,也為國內相關研究提供了較為重要的參考借鑒。

  二、國內文化空間研究:重視對公共空間的闡釋與民俗文化價值的發掘

  相對西方學界而言,國內學界對文化空間的研究起步較晚,成果主要出現在最近二十年間。但是鑒于中國作為一個系統完整的文明體系,案例具有明顯的中國特色,這種特殊性也使得國內學界在研究偏向、研究方法與研究路徑等方面,都與西方學者有所不同。總體而言,這些成果可大致分為三個層次:一是結合西方學界空間研究相關理論,關注公共文化空間與消費文化研究;二是依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關于文化空間的定義與非物質文化遺產相結合進行研究;三是引入西方空間理論,將文化空間的場所特質與時空特質結合起來,綜合整個文化生態進行泛文化空間研究。這三類研究其實有著密切聯系,但在理論引入與研究思路上仍有所不同,且都取得了不少成果。

  (一)都市公共文化空間與消費文化融合研究

  西方學者關于文化空間的認知及其成果,較為深刻地影響了國內學者對公共文化空間與消費文化的研究。其中的代表性成果有王文英、葉中強等的《城市語境與大眾文化:上海都市文化空間分析》[6],書中借鑒西方學者空間生產與大眾文化研究相關理論方法,對上海都市空間的經濟文化形態進行了分析。另有季松等所著的《空間的消費——消費文化視野下城市發展新圖景》[7],立足于消費文化語境進行城市空間研究。該書對馬克思、齊美爾、鮑德里亞與德波等人的文化消費理論進行了梳理,并從社會結構、大眾心理等多個角度進行動態的中國社會城市消費空間考察。這些成果在西方理論影響下,以中國文化空間案例為樣本進行了系統地研究,既為后續相關研究提供了借鑒參考,也積累了較為重要的學術研究經驗。

  國內學者對都市文化空間的研究還體現出鮮明的城鄉結合視角,即在城鎮化背景下對都市與鄉村的綜合空間狀況作出考察。代表性成果有陳波的《城鎮化加速期我國公共文化空間再造:理論與模式構建》[8],他引入公共空間相關理論對我國農村社會公共文化空間進行了分析;其后又在《公共文化空間與文化參與:基于文化場景理論的實證研究》[9]一文中,以西方學者所提出的文化場景理論對城市與農村公共文化空間的主體參與與文化表達情況進行了分析,頗有見地。另有胡惠林的《城市文化空間建構:城市化進程中的文化問題》[10],結合西方空間研究理論,針對中國城市化進程與鄉村現代化進程中的文化空間構建進行了分析,也是該研究領域的重要成果。

  總的來看,國內學者對我國經濟、政治社會的空間分析,具有鮮明的時代與地域特色,在借鑒西方理論的同時,又與當前社會發展實際相結合,為空間研究提供了更多的參考。

  (二)非物質文化遺產與文化空間相結合的研究

  199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宣布人類口頭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條例》中將文化空間又稱為“文化場所”,并將其定義為“一個集中了民間和傳統文化活動的地點”以及“以某一周期(周期、季節、日程表等)或是一事件為特點的一段時間”。此后國內民族民俗文化空間相關研究多在此定義基礎上展開,并取得了較為豐碩的成果,也成為中國文化空間研究的一大特色領域。代表性成果有烏丙安的《民俗文化空間: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重中之重》[11],認為當文化空間與非遺保護相結合時,應當具有較強的特指性。文中還列舉了傳統節慶、廟會、花兒會、歌圩、趕坳、集市等民族活動,作為非遺文化空間的典型性代表加以系統分析。張博在《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文化空間保護》[12]中進一步強調了文化空間保護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重要意義,并將其擴展為“對其存在、發展、傳承以及表現空間的保護。”向云駒在《論“文化空間”》[13]中則明確指出“文化空間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類型”,并認為人類學意義上文化空間的主要內涵包括:物理空間,人創造的文化與人的在場。黃龍光在《少數民族傳統歌場的文化空間性》[14]中引入了烏丙安關于文化空間的解釋,并針對少數民族歌場這一文化空間,進行了物理、文化與社會三個層次的屬性分析,研究了這一文化空間的構成,為其傳承與保護提供了參考。李銀兵在《文化遺產的傳承空間》[15]中將文化遺產的傳承空間劃分為物理空間與社會空間,并對兩者作了綜合分析,從而探究文化遺產傳承與保護的真實意涵。此外,周毓華、趙曦的論文《羌族傳統文化空間研究》[16],羅平的碩士學位論文《花瑤“討僚皈”節日文化空間的構建與傳承》[17],徐世霞的碩士學位論文《瞿曇寺花兒會文化空間研究》[18]等都結合具體案例,進行了非物質遺產文化空間的具體分析。總之,此類研究多以對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與保護為目的,嚴格遵循非遺申報的文化空間相關概念,但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研究范圍與研究視角的窄化。

  (三)將物理空間與精神空間融合的“泛文化空間”研究

  泛文化空間研究是隨著國內學者對非物質文化遺產文化空間研究的深入而產生的。雖然這一概念并不能完全用作非遺的申報,但從研究層面上來講,它是對民族民俗文化空間研究的擴大與推進。

  如向云駒在《再論“文化空間”——關于非物質文化遺產若干哲學問題之二》[19]一文中援引西方學者對空間概念的哲學性討論,以更為開闊的視角對文化空間作出了進一步思考。他對過往人類學概念下(能指)的文化空間進行了簡單提要(在向云駒2008年發表的《論“文化空間”》一文中對此做過詳盡的分析,在本文中他又進一步深化了這一概念),并探討了人類學本體意義上(所指)的文化空間。同時將其歸納為三個方面的內容:一是人類學傳播學派的文化圈理論,二是哲學人類學意義上的“神話空間”,三是時間與空間的統一與互置。他的研究將“文化空間”從具象的非遺場景中解脫出來,使其具有了更為廣闊的抽象化與理論化意義。在田全洪《民族村寨文化空間的保護與傳承研究——以壯族H村寨為個案》[20]中,以社會學空間理論與文化空間理論相結合的思想,從時空視野出發,對文化空間的傳承與保護進行了動態的分析。沙彥奮在其學位論文《空間生產與民族記憶》[21]中將文化空間視為空間研究中的一個重要類型,以此進行文化重構與變遷相關考察。王云芳等在論文《公共文化空間下民族文化傳承場域功能變遷的思考——以廣西武鳴壯族為例》中挖掘了文化空間的公共性內涵,并以此對壯族歌圩文化傳承場域進行了分析。孟令法在其論文《文化空間的概念與邊界——以浙南畬族史詩<高皇歌>的演述場域為例》中從畬族史詩演述場域著手,對非遺視角下的文化空間概念邊界進行了討論,并強調“泛文化空間”的概念不應排除在文化空間的理解域之外。馬志偉在《民俗文化空間的傳承與變遷——賀州大平瑤族鄉仁喜坪盤瑤打蘸儀式田野考察》一文中綜合國內學者對文化空間研究的各類分析,總結出四大基本要素進行文化空間個案分析,并以此說明民俗文化空間對民族生存與發展的重要作用。

  總的來看,國內外學者對民族民俗文化空間的研究雖歷時較長,著述頗多,但仍存在以下幾個問題。首先,由于大多數學者對“文化空間”的定義還未形成統一的看法,因此在進行相關研究時會結合研究對象,對“文化空間”這一概念進行相應地窄化或泛化,從而使研究成果各有側重,深度廣度亦各不相同。其次,學界對民族民俗文化空間的關注點多集中在其傳承與保護之上,從而忽略了空間本身的特性與對其形成與運作機制的探討。最后,個案或類型研究以田野資料為主,仍然缺乏對民族民俗文化空間的深入研究。因此,融合人類學、社會學、文化消費學、藝術學、民俗學、傳播學等相關理論,拓展都市文化空間研究新領域,轉換非遺與民俗研究的新視角,以及推進“泛文化空間”的綜合性探討等,將是未來文化空間領域研究的發展趨勢。

  參考文獻:

  [1](法)居伊·德波.景觀社會[M].王昭鳳譯.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2006.

  [2](法)讓·鮑德里亞.消費社會[M].劉成富等譯.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2008.

  [3](英)安東尼·吉登斯.現代性的后果[M].田禾譯.黃平校.南京:譯林出版社,2011.

  [4](法)皮埃爾·布爾迪厄.藝術的法則:文學場的生成與結構[M].劉暉譯.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01.

  [5](法)皮埃爾·布爾迪厄,華康德.實踐與反思——反思社會學導論[M].李猛譯.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04.

  [6]王文英,葉中強.城市語境與大眾文化:上海都市文化空間分析[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

  [7]季松,段進.空間的消費:消費文化視野下的城市發展新圖景[M].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2012.

  [8]陳波,李婷婷.城鎮化加速期我國農村公共文化空間再造:理論與模式構建[J].藝術百家,2015(6).

  [9]陳波,侯雪言.公共文化空間與文化參與:基于文化場景理論的實證研究[J].湖南社會科學,2017(2).

  [10]胡惠林.城市文化空間建構:城市化進程中的文化問題[J].思想戰線,2018(4).

  [11]烏丙安.民俗文化空間: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重中之重[J].民間文化論壇,2007(1).

  [12]張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文化空間保護[J].青海社會科學,2007(1).

  [13]向云駒.論“文化空間”[J].中央民族大學學報,2008(3).

  [14]黃龍光.少數民族傳統歌場的文化空間性[J].民族藝術研究,2010(6).

  [15]李銀兵.文化遺產的傳承空間[J].西南民族大學學報, 2014(9).

  [16]周毓華,趙曦.羌族傳統文化空間研究[J].西藏民族學院學報,2013(4).

  [17]羅平.花瑤“討僚皈”節日文化空間的構建與傳承[D].上海:華東師范大學,2014.

  [18]徐世霞.瞿曇寺花兒會文化空間研究[D].青海:青海師范大學,2018.

  [19]向云駒.再論“文化空間”——關于非物質文化遺產若干哲學問題之二[J].民間文化論壇,2009(5).

  [20]田全洪.民族村寨文化空間的保護與傳承研究[D].長沙:中南大學,2013.

  [21]沙彥奮.空間生產與民族記憶[D].蘭州:蘭州大學,2015.

《近二十年來民俗文化空間研究的方法與思路綜述》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近二十年來民俗文化空間研究的方法與思路綜述

文章地址:http://www.xjfwvv.icu/lunwen/yishu/shehui/39935.html

'); })(); 开奖码开奖结果